XD

关于伏见和宗伏,随便写写

荷兰豆:

  本来以为入欧美圈之后不会再入K的坑,吃到了宗伏之后又义无反顾地驻扎在了亚寒带。

  说起来……第一季是两年前被同学安利的,因为学习紧张,时间匆忙,看得也相当粗略,所以掉坑不算很深。除了tv动画,小说和漫画都没有去看。第一季里小黑和小白都是非常喜欢的个性,所以对于白黑抱着很大的好感。其他的cp反而因为官方太不要脸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对于伏见,冷淡性格+技术型一直是很戳的设定,所以也相当关注。到了S02E08,各种猜测和说法乱七八糟地出现的时候,才开始去好好思考这个人物本身的个性。抱着这样那样的好奇,去找了BLUE SIDE、RED SIDE、LSW、DOB的小说和漫画、剧场版,所有(能找到的)有关drama还有卡片小说(甚至学院K(虽然结果是打破了对于室长的很多幻想。

  补完之后,和很多同好一样的感觉一样,伏见生命中,对他人格形成影响最重要的,就是仁希、八田以及宗像这样三个人。借用菊家网友的说法,如果说伏见的人生是一张纸的话,那么仁希就是在用红色的颜料在上面粗暴地胡乱涂抹;八田则一点点把厚厚的涂料清除掉;最后宗像用青色涂满这张纸,细细描绘着。

  认真分析的话……仁希差不多可以说是伏见性格里所有阴暗部分的根源。每当他对世界产生了好奇或是兴趣的时候,伏见仁希总是能用最残忍的方式把它毁掉。【世界是无趣的】【我并不是讨厌你,只是讨厌包括你在内的这个世界而已】这样的想法,我想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天赋过人的原因。无论多么聪明,他说到底还只是个少年而已,他所不知道的、更加广阔的世界,总还是存在的吧?但是如果存在着这么一个人,让他相信【所有对我来说美好的东西,早晚都是要被毁掉的】,那么他对于眼前的世界抱着异常冷淡和出离的态度,也就不奇怪了。而更加残酷的是,这个人是他没办法摆脱的(父亲),少年时代的他,也没有力量能与之对抗。那个只有没人的时候才想要回去、不用上锁的家,不是他躲避这一切的归处和庇护。于是他在那个隐秘的数据世界里,小心地翼翼地圈起一片围墙。这个没有人进得来的地方—在茫茫数据流里,也在他的心里—就是他的small world。

  然后八田出现了。我觉得伏见应该也没有想到,八田会是第一个与他分享这个小小世界的人。从各个意义上来说,八田都是普通人的范畴。成绩糟糕、头脑冲动、看到女生尴尬得不知道看哪儿的八田——但是为什么能够如此执着呢?想起LSW里那句【你有过两眼发光地听我说话吗?】,我觉得伏见一直所渴求的其实真的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:关注、保护、承认、希望——简直就是小孩子童年时期最基本的心理需求。只是这个小小世界的周围有一圈围墙,所以只有单纯执着、从不放弃的八田才能真正进入。Aya反而是因为和Fushimi太像了吧,骄傲又害怕受到伤害,没有能够耐心地一直站到叩开那扇门。

  但是唯一进来过的八田,却做出了伏见无法原谅的事。我一直觉得,在伏见心里,与其说自己背叛了八田,不如说八田先背叛了自己。【为了得到可以摧毁讨厌的东西的力量】才加入赤组,结果八田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【想要好好上锁】的small world,独自走向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。

  离开赤组算是一种报复吗?我记得有一种描述:独自在家孩子因为妈妈晚归而生气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妈妈为了道歉买了他最喜欢的冰激凌,打开房间想要拥抱他时,孩子却用力挣脱开,故意把冰激凌扔在了地板上。这种自虐型的人格用来描述伏见应该也算是合适的。好像是多多良也说过,【伏见他,好像有一种让自己心中阴暗面不断膨胀的倾向】。【想哭的人是我吧】明明怀抱着悲伤的心情,伏见选择的,不是寻求安慰或是解释问题,而是扔掉最喜欢和最珍惜的东西,再次选择孤身一人。

  我对于八田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。伏见的small world,他进去了,离开了,却没有能改变什么东西。就像前面说的,他只是清理了仁希的涂鸦而已。或者认为,八田又在这张纸上撕了一个伤口也说不定。在遇见他之前,伏见厌恶这个世界;遇见他之后,伏见依然没有学会喜欢它。他似乎看到了一种希望,但只不过是【可以亲手摧毁厌恶的东西】这样的希望。更何况,最终亲手打破这个希望的还是八田自己。

  我并不是在说伏见的世界观没有改善是八田、或是赤组的错。赤组是个温暖的大家庭没错,但是它真的不是伏见的归处啊。亲密无间、信赖、嬉戏打闹这些东西,对于性格缺陷严重的伏见来说,实在是操之过急。想要接近伏见small world的人,至少要先给出一个满分答案来。无条件的、无缘由的、无代价的接纳,并不是伏见能够做出的事。八田和伏见的确走过了很棒的少年时光,但是八田和伏见是完全不同的人。八田虽然家庭结构上有缺陷,但是从人格上来说,他比伏见要健全得多了。伏见这种性格,找不到心中的归处的话,就算身边的人其实都是关心着他的,也会不由自主地酝酿出种种悲伤和失落来,把自己全部吞没。

  那么,宗像走进了他的smallworld吗?我一直觉得,反而是因为宗像看得太过通透,所以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打算走进去。宗像和伏见的相处完全是一种特殊和微妙到不行的模式。从招募伏见开始,他所做出的承诺都是在说【这里没有人会想要窥视和打破你的小小世界,你需要做的就是分内工作而已,除此之外,你不会受到任何打扰和束缚】,这恰恰是刚刚经历过背叛(无论到底是谁的)的伏见最需要的东西——合适的时间和环境去冷静和修复。这之后,慢慢安定的伏见开始用旁观冷淡的眼光打量青组和宗像。这种打量,应该也带有评价的因素。【人和物是一样的,不需要了,就丢掉】是伏见保护自己的手段,也是他的衡量标准——青组要不要丢掉呢?然后万幸他听到了想要的答案——秋山小天使晚餐加八只鸡腿,上面没有红豆泥的那种——他看到这里不是赤组,虽然有道明寺这样的笨蛋下属和对红豆泥抱着蜜汁热爱的副长,但是这里就是宗像当初承诺给他的青组。就是从这时开始,伏见才明确了安定下来的心情吧。

  然后就是缓慢但是真正的融入。青组的小天使们自不必说,伏见是能够感到周围人是独立理智、但彼此温暖着的。对于楠原的道歉、给日高留下的黑咖啡,伏见嘴上说着无能的下属什么的,实际上已经接纳了青组众了。不是说元气满满地敞开小小世界的大门的这样的接纳,而是因为青组众们小心地保护和尊重着自己,所以能够为了他们在自己的房子里打开小小一扇窗子。疲惫的时候、无聊的时候,推开窗子就能看到他们在附近聊天和大笑,也算是有趣的事呢。

  宗像则是完全不同的意义。开始的时候宗像一直抱着【你不愿意的话,我绝不会打扰你】的态度,加上仿佛能够预见一切的神色,伏见应该明确知道自己根本不用在他面前有什么伪装。尽管宗像一直说着【非常中意你】【没关系,因为我信赖着你】这样的(gao)话(bai),但是伏见一开始完全把这些当做拉拢的手段也说不定。这个时候,两个人看上去完全是【虽然都没有说出来但是心知肚明地相互利用】的关系。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。DOB里伏见看到了作为普通人的宗像,他渐渐能够意识到宗像的很多话是出自内心的,换句话说,他看到了宗像的真诚。

  在有关宗伏的小说和drama里,《沙之堡》、《剧场版售前Drama》和《眼镜屋》一直是我最最喜欢的三篇。【我想,那不仅是室长本身的光芒,也是伏见先生内心被点亮的光芒】这句是在是太戳了。看到了宗像的真诚的伏见,第一次感到,他一直所渴求的东西——关心、保护、承认还有希望,是真真切切可以得到的。宗像不惜动用王之力和整个青组来建造坚不可摧的沙之堡这一幕,我想无论多么黯淡的心都是可以被点亮的吧。仁希摧毁了你的世界,我为你重建;八田让你畏惧希望,我予你新生。你的过去是流沙之城,浪花海水流过只剩断壁残垣,你软弱你骄傲,你目光锐利笑容轻佻,身影冷淡虚张声势,却还是那个在燃烧的蚁穴前哭泣的孩子。但是我啊,我予你刀剑,我赐你荣光。天狼熠熠,青空无霾,我信赖你、我关注你、我的蓝图上有你,伏见君。这这这……无论是不是恋爱意义上的告白,都太能打动人心了。

  剧场版售前抓里两人的那段互动实在太温柔了,温柔到能让人落泪的程度。【王是不会累的】,明明宗像已经让自己去睡了,伏见还是仿佛放不下心来地站在原地没动。欲言又止,什么也不说,但宗像已经完全都看出来了。【伏见君,我说过了吧,王是不会累的】这句完全就是安抚的意味。伏见回应的那句轻笑,像是在说【怎么可能啊,这种话……】,但是他也明白吧,这个人背负着那样的理想和责任,再怎么担心,自己也做不了什么。最后那句轻飘飘的道别仿佛含着叹息一般,无奈又特别心酸。当时听完的感觉就是,天哪,这两个人彼此了解到如此的地步。真诚、坚强、温柔、聪明、仿佛有遥远的距离,其实流动着深刻的默契,无论是宗伏还是青组,都实在太让人感动了。

  到了《眼睛屋》的时候,实际上伏见已经完全承认宗像是自己的王了吧。嘴上说着【麻烦】、【强人所难】的伏见,会去主动测量宗像的威兹曼数值,还有那个小小的抛咖啡的把戏,简直温馨到让人想哭的地步啊TVT。

  讲真,尽管官方没有撒那种掉节操程度的大糖,但宗伏这种微妙的关系反而是最最可爱的。蛇精病的时候一定要拉上伏见的室长,不停吐槽碎碎念的伏见,半真半假的抱怨、有些恶劣的调♂戏、若有若无的撒娇和纵容、小心翼翼地相互关心,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啦。

  最近慢慢淡出日漫圈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很多角色丰富性有些不足。我不是日漫黑。但是可能是因为年纪慢慢大一点,越来越觉得一些动漫因为故事背景设置比较极端,与现实生活的联系太少,角色显得很单薄。特别是一些观众稍偏低龄的作品(没有贬低意),看的时候会感觉很萌很过瘾,看完很快就会失去兴趣和热情。过度无脑的蠢萌角色、究极形态的病娇、没有故事铺垫的三无或者冰山,我都是无法真正喜欢的。他们大笑也罢、哭泣也罢、失落也罢、开心也罢,我都不能体会或者理解,更不用说与之产生共鸣和感动了。

  所以我喜欢成长型的角色——随着飘摇不定的生活和命运一点点变得更好更好,涉过水也走过山,看过莽莽原野也看过日月星辰,尝过孤独的滋味也听过远方的传说,最后目光变得坚定身影显得挺拔,漂流的孤魂终于找到不再动摇的信仰和归宿。Psychopass的宜野座伸元和K的伏见猿比古都是不断成长着的,所以我想要去热爱这个角色,我想要去知道他走过多长的路,有没有哭过有没有笑过,我想要去看最初的他和现在的他,我想看他幸福,和对他最好的人在一起再也不分开。我想要去想象他的一切,我想去写关于他的故事,我想要为他落笔,也为他落泪。

 

  最后,对于那些比起越来越令人敬佩的伏见,更执着于他扭曲病态的过去的真爱粉,我要说,呵呵。回去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吧,灰太狼对羊村的某羊最执着了,一直都不离开目光的注视呢。

  4个小时后,室长不要掉剑。


评论

热度(466)